視頻資料
 企智部分主營項目
 標桿學習-向成功企業學習的目的
 企智管理培訓
 企智公司宣傳片
新聞動態 >> 孩子被全世界拋棄的時候,最不想說的人是父母
孩子被全世界拋棄的時候,最不想說的人是父母
 

我上小學的時候,有一天,發現自己變近視了。

看黑板上的字,越來越模糊。

怎么辦!做了幾十遍眼保健操,也不見好。

出于一種很奇特的心理,我不敢告訴老師或同學,也沒有告訴父母。所以我既沒有調座位,也沒有配眼鏡。可是上課要記筆記啊,我就只能把老師講的內容憑著聲音抄在本子上。一個人默默地扛住這件事,蠻辛苦的。

這樣扛了大半年,終于被父母發現了。

他們二話不說,帶我配了眼鏡。戴上眼鏡的第一刻,除了感嘆世界這么明亮之外,也在心里嘀咕:早知道這么簡單,過去半年我扛它干嘛……

現在回頭去看,你可能也會奇怪:早點說出來不就好了嗎?有什么啊。但在當時,我就是戰戰兢兢,好像隱藏著什么見不得人的秘密一樣,生怕被他們看出自己的變化。不但不敢直說,生活中還得注意不露破綻。每到檢查視力,還要把活活把視力表上的次序背下來(我出色的記憶力就是這么來的)。

我好像認定了,一旦被父母察覺我的近視,就會有一場災難。他們會失望,憤怒,指手畫腳,就像變成近視眼是我做錯的事,闖下的禍一樣。

沒什么道理,我就是那樣相信的。

那種心理一開始是怎么形成的呢?我也在思考。

說不清。好像就是在跟父母的互動中,模模糊糊有了那樣一個印象。總覺得自己犯了錯,得不到他們完全的理解。或者也有過那種時候:父母看到別的小孩戴眼鏡,隨口一說:「少看點電視啊,怎么把眼睛搞壞了呢。」一副不屑的口吻。

我心里就咯噔一下,關上門。

 

我的一個上了年紀的朋友,問我要不要提前看一場《悲傷逆流成河》。

我說不去。我都多大了,還看中學生的電影。

但他要看,他女兒正好在上初中。

他說,你女兒遲早也是要看郭敬明的,不提前了解一下她們的世界?

我嘲笑他:有什么不了解的?不就是敏感,中二,全世界都拋棄我?

然后我就乖乖去看了。看一個女孩是怎么樣被同學和老師討厭,被霸凌,最后逼上絕路的。一個陰郁的故事。我仍然有點出戲,一邊看,一邊覺得是在異次元。

看到女孩哭著說:「殺死我的兇手,是你們每一個人!」

看到她毅然決然地轉身跳海。

看到全校同學站在她身后,沒有一個人攔住她。

 

我對朋友說:你看你看,全世界都拋棄我。

朋友沒說話,指了指四周的觀眾。

來看電影的都是年輕人,氣氛肅穆。好幾副眼鏡反光下面有明晃晃的淚痕。咕咚咕咚,銀幕上的女孩在海水里浮沉,電影院里響起抽泣的聲音。

出來的時候,沒等我說話,朋友就問我:

你是不是覺得過于夸張?過于孩子氣?

他說:那些被霸凌的孩子,父母就是這樣想的。

 

朋友講了他女兒的故事。

他女兒讀小學的時候,有一段時間不愿意去學校,問她什么原因也不說。

后來說,是因為有同學老搶她的作業。

他松了一口氣。還以為是什么呢,原來就是同學之間鬧著玩,還好啦。以后遇到這種事不用怕,好好跟同學說,說了不聽,你就告訴老師。

為此,朋友特意找了老師。老師訓了同學。

再問女兒,還有人搶你作業嗎。女兒說沒有了。

按理說解決了。但是朋友發現,女兒變得越來越陰郁,學習成績一落千丈。問她發生了什么,女兒低著頭說沒什么。沒人打她,也沒人罵她。

過了一段時間,還是老師發現了真相。原來全班同學在聯手孤立這個女生,因為有老師的監管,大家只能采用這種隱形的暴力。不搶她的東西,不打不罵,但也絕對不跟她接觸,不打招呼,不說話,見了面立刻繞著走。

他們從這種共同行動中,汲取著某種殘忍的快樂。

女孩快被逼瘋了。朋友夫婦得知真相也快氣瘋了,問女兒:怎么不跟我們說啊!為什么不說!

女孩咬著嘴唇掉眼淚,被問得急了,說:

我說了你們也不在乎。

朋友夫婦抓狂了:我們怎么會不在乎!

女孩說:記得嗎,以前他們搶我作業的時候,我說過他們討厭我。

朋友說:嗯?

「然后你們說:沒有的,那是你們小孩鬧著玩。」

 

霸凌這個詞,這些年慢慢被我們熟知了。借著互聯網,好像揭開了現實世界一道隱秘的瘡疤:捉弄,毆打,辱罵,扒衣服,喂穢物,倚眾欺寡,恃強凌弱……讓我們看到陽光燦爛的校園里,還有極端殘忍和惡毒的一面。

但最恐怖的霸凌,還不是我們看到的這些。

最恐怖的霸凌是看不見的。

 

一切有形的傷害,都還可以設法制止。你看到孩子身上有奇怪的傷痕,那你肯定會問清楚,采取必要的行動。這樣事態至少就不會往更嚴重的方向發展。但有些霸凌是不會有傷痕的,只會以無形的方式默默累積,變本加厲。哪怕父母就在孩子身邊,都可能視而不見。除非孩子愿意說出來。

你可能會想:對啊,她會說啊。為什么不說?

問題就在這里。她說出來是有一個前提的:

她要非常非常清楚現實的處境。

她相信自己沒有錯,相信自己正在受到傷害,相信父母會無條件地保護她。

但是對一個孩子來說,要相信這些是極其困難的。不說出來,是因為他們懷疑該不該說出來:萬一人家就是開玩笑呢?萬一是我過度敏感了呢?父母會不會問:「一個巴掌拍不響,你是不是也做了什么不好的事?怎么人家不欺負別人,專欺負你?」或者淡淡一笑:「沒事兒,人家就是鬧著玩。」

父母真的可能那么說,甚至是不錯的父母。

就像看電影的時候,我心想:怎么全世界都是壞人?太夸張了。

如果你也為人父母,看到這一段的時候你會想:「不會的,如果我的孩子在那種處境下,我絕對會保護他。」我信。但你確定他是在「那種處境」嗎?會不會只是普通的同學矛盾,被他理解得過于極端了呢?會不會只是小題大做?你心里真的不會猶豫嗎:畢竟,孩子看問題也可能偏激……

那一刻猶豫,孩子心里的門就關上了。

 

還不只是父母。

父母只是一個象征。哪怕父母做到了自己能做的一切,孩子仍然可能不信任他們。在我近視的例子里,那種不信任一開始只是出于我的假想。

假想自己是一個被另眼相待,得不到認同的人。

那是什么感覺呢?那是一個孩子在極度痛苦的時候,想要隔開全世界。

說是偏激也好,它就是一部分孩子自我保護(但往往是自我傷害)的方式。一個二元對立的模型:孤立的我,面對一個理直氣壯的世界。

在《悲傷逆流成河》里,你很容易看到,主角身邊的同學不一定都是壞人。有人是中立的,甚至心懷善意。但在主角看來,他們都一樣「壞」,都需要施以同樣程度的戒備,隔離,甚至報復。這是不折不扣的悲劇,它引發或激化了雙方的沖突,制造出更嚴重的孤立,把不存在的事變成現實。

 

那個孩子大喊:「全世界都討厭我!」她哭,她躲,她詛咒這個世界。

全世界說:「哪有討厭你?你是不是有毛病……」就真的開始討厭她了。

最典型的例子,就是主角的青梅竹馬齊銘。模范生,校草,在陽光下長大的男孩。他真誠地關心易遙:你是怎么回事啊?這么不識好歹?

就像你看到一個人在空氣里掙扎,你告訴她:有什么好掙扎的,停下來吧。

但你看不到,她已經快要淹死了。

 

所以,如果我的公號有中學生讀者,我很想聽聽你們眼中的霸凌。

《悲傷》是屬于你們的故事。等到電影上映之后,你們告訴我,那是否符合你們想象的世界。

那也許就是你們心中真實的世界。

那個世界可能是殘忍的:一個人毫無緣由地被指責,被嘲笑,被傷害或侮辱。

可能是極端的:所有人都討厭我,他們都是壞人,他們行動或不行動,說話或不說話,都是以這樣那樣的方式聯成一體,蠶食我的生命。

那個世界甚至混雜了想象和現實。

我想,在對待那個世界的態度上,很多大人可能都在犯錯。我們有力量,想把孩子從那個孤立的世界里拽出來。我們就事論事分析:「他們是不是真有那么壞, ?做壞事的人我們決不饒恕,但有些看法會不會過激了……」。我們想讓事情顯得輕松一點:「沒那么嚴重,可能人家只是想開個玩笑。」我們希望孩子們也找找自己的原因,或是提高自己解決問題的能力。我們試過無數辦法……毫無疑問,是真的想幫助這些孩子。

但可能在孩子們看來,這才是最讓人絕望的。

最好的辦法,不是把他們從那個世界拽出來。

而是我們走到那個世界里去。

去看到他們的孤獨,陪著他,告訴他:「我看到你被傷害了,我完全地支持你,保護你。」哪怕有一個人,他至少都可以和現實世界保持一分連接。

 

有一句中二的話叫:哪怕你被全世界拋棄,我仍然站在你身邊。

雖然中二,它值得我們學習,因為它給人無條件的支持。而這里面最本質的態度是:哪怕我并不覺得你被全世界拋棄,我仍然站在你身邊。

這樣的態度真的很難。作為父母,我們太容易看清現實,卻太難認同孩子的想象。如果孩子被人揍,我們會毫不猶豫地拔刀相助,但如果孩子被孤立,我們卻說:「找一找你自己的原因」。我們講道理,卻很少聽孩子要講什么。就像我們總說我理解你,卻在看電影的時候想,這也太極端了……

我講過一次印象深刻的個案督導。一個中學生,有一次在班上當眾出丑,開始深信不疑全班每個同學都在背后取笑她,已經發展到「病態」的程度,甚至同學咳嗽都覺得是在針對自己。她當然很痛苦。很多初學的心理咨詢師都在討論,要怎樣才能幫助這個不幸的女孩認清「現實」:不是全世界都在針對她。「你確定所有人都在咳嗽嗎?每一個人?」「你跟誰確認過他們的真實想法嗎?」

而督導師的回應,震住了所有人。她說:

「你每天都感覺到那么多人針對你,真的是很辛苦。」

他們是不是真的我不管,但你感覺到被傷害了,那就是真的被傷害了。

就這一句話,她走進了女孩的世界。

上一篇 聰明人,一輩子三不問,你懂了嗎?    下一篇 人生處于低谷時,一定要看看這4句話,會讓你頓悟覺醒
    心理咨詢師
 2019年7月3日某企業舉辦《減壓與時間管理》
 2019年6月14日某單位舉辦心理健康專題講座
 2019年6月10日心理課上的《沙盤》
 8個緩解工作壓力、消除職業倦怠的方法!
 2019年5月22日某公司舉辦了“心理疏導”情景
 如何做一名優秀的心理咨詢師
 中小學生的心理教育應提到議事日程上!
 聰明人,一輩子三不問,你懂了嗎?
 孩子被全世界拋棄的時候,最不想說的人是父
 人生處于低谷時,一定要看看這4句話,會讓你
    智慧家長課堂
 2019年8月12-16日企智培訓舉辦了第二期夏令
 2019年7月22日-26日企智培訓舉辦了第一期夏
 2019年6月27日舉辦《樹立時間觀念 告別拖延
 父母應當怎樣教孩子與人合作!
 智慧家長之《夫妻關系常見問題與實用調整》
 孩子的三種低情商表現,影響前途發展,最好
 怎樣才能養育出一個較為完美的孩子?
 2019年4月20日下午舉辦了《捕捉兒童的敏感期
 怎樣提高孩子的能力,激發孩子的潛能
 2019年3月18日舉辦《心理劇沙龍》


地址:秦皇島市海港區秦皇東大街大秦左岸4號樓302號, 電話0335-3377111

秦皇島企智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  版權所有
 

重庆时时彩网